<cite id="nd1nh"></cite>
<cite id="nd1nh"></cite>
<ins id="nd1nh"><noframes id="nd1nh">
<cite id="nd1nh"></cite>
<menuitem id="nd1nh"><video id="nd1nh"></video></menuitem><cite id="nd1nh"></cite>
<var id="nd1nh"></var>
初出茅廬的編輯如何做出政府獎圖書獎作品?
2021-07-02
收藏


■談煒萍(二十一世紀出版社集團兒童文學編輯部主任)

2018年12月,二十一世紀出版社集團推出作家楊志軍老師首部藏地兒童小說《巴顏喀拉山的孩子》。該書出版后,因其濃郁的文化氣息和深刻的思想性、高格調的藝術性,被認為是一部意蘊豐富的崇高兒童文學作品,極大地突破了當下原創兒童文學創作的格局和視野,取得了非常好的社會反響。截至目前,該書銷售已逾10萬冊,入選2019年中宣部優秀青少年出版物工程、江西省“五個一工程”優秀文藝作品等諸多榮譽,新晉斬獲第五屆中國出版政府獎圖書獎。

回望《巴顏喀拉山的孩子》的出版始末,雖已過去兩年之多,但如今每每想起仍讓人百感交集。作為編輯來說,能遇見楊志軍老師,遇見《巴顏喀拉山的孩子》,實在是職業生涯最美的際遇。

2018年初,一位朋友推薦了一部少年成長小說(《我們駛向大?!?,二十一世紀出版社2019年5月出版),作者是楊志軍。當時我們對于楊志軍老師的印象是他那套蜚聲文壇的《藏獒》三部曲??紤]當前國內兒童文學市場極少關于藏地的書寫,便萌生了向楊志軍老師約一部藏地背景的少年小說。我們也確實初生牛犢不怕虎,給楊老師寫了一篇長長的約稿信,甚至還為楊老師未來的兒童文學創作之路做了詳細規劃。

令人感動的是,楊老師不但不介意我們的唐突,反而欣然認可了我們的建議。不久,我們收到楊老師一部3萬字左右的藏地背景中篇小說——《原野藏獒》。這部中篇小說以一個8歲青海藏族孩子的視角,講述了發生在巴顏喀拉山草原一群牧民為了生存不得不放棄草原、遷移到城市居住的故事。尤為難得的是,作者用一種“純凈”的敘述口吻,將生老病死、愛恨離別都變得舉重若輕。兒童視角、輕巧靈動的敘事方式、從容詩性的語言、厚重的生命與生態教育……這樣的書稿不正是當下原創兒童文學所缺失的嗎?于是我們又寫了一篇關于《原野藏獒》的審讀意見,建議可以將此書稿修改為兒童小說,并提出了書稿修改的5點具體想法。未曾想到,幾個月后,一部沉甸甸的全新書稿便從雪域高原飛落到我們面前。新書稿接近13萬字,除了幾個主要人物和大致的故事脈絡沿用了《原野藏獒》外,其他幾乎全部重新構思創作。

收到新書稿的我們欣喜若狂。一方面,我們繼續細細研讀書稿。楊老師畢竟是第一次真正意義為兒童寫作,在兒童視角、細節尺度把控、故事基調等方面有些偏離。我們將作品有待商榷的地方細挑出來,一次次與楊老師溝通書稿的修改和完善,并在初稿和定稿之時兩次飛往青島與楊老師當面探討。經過4度易稿,才成就了今日這部《巴顏喀拉山的孩子》。

另一方面,由社領導直接牽頭,組織成立專門項目團隊,分管社領導、責任編輯、美術編輯、印制、營銷、發行,以及國際版權部,幾乎所有重要環節部門都參與其中。從書名的敲定到圖書的開本呈現,首發渠道,推廣方式節奏都進行了緊張又熱烈的討論,最后達成了一致意見:開本呈現上,雖說是兒童小說,但由于作品的文學特性,目標讀者必然是閱讀水平相對豐富或年齡段較高的孩子,所以要與傳統單純追求童趣、熱鬧的呈現形式拉開距離,傾向于簡潔、干凈、素雅的裝幀風格,簡單來說,就是要文藝。體現在版式上,摒棄書眉和花哨的章節名設計,極盡簡約。插畫請的是有著豐富繪本創作經驗的顏青操刀,他的純手繪雅致畫風為圖書增色不少。值得一提的是,封面請了擅長古風雅韻的新晉當紅插畫師葉露盈。她讀完該書后,深受震撼,創作中也是一氣呵成。她將沉睡中的藏族小主人公喜饒置于浩瀚的山峰上,背后是連綿起伏的山脈,寓意被巴顏喀拉山滋養著的巴顏喀拉山的孩子。大氣沉郁,蒼茫遼闊,極具韻味。在最后付印時,用具有細細粗糲質感的高白特種紙,配上民族風味濃郁的圖畫,純凈高雅又具有視覺沖擊力。

臻于完美的創作,獨具匠心的設計、還有營銷團隊策劃的科學、系統的系列推廣活動,《巴顏喀拉山的孩子》在出版后兩年多時間里熱度不減,斬獲滿滿。

《巴顏喀拉山的孩子》取得這樣的成績,我們經常被業界同仁問到的問題是:初出茅廬的編輯,是如何打動楊老師,做出這樣一部備受業界贊譽的兒童文學作品?

實際上,很多年前,楊老師創作的《藏獒》吸引成人讀者的同時,也收獲了不少青少年讀者。經常會有孩子端著《藏獒》找楊老師簽名,楊老師有些惶惑:為什么孩子們會喜歡我的書?當時的楊老師并沒有為兒童寫作的打算。之后他又寫了《駱駝》和《海底隧道》,其實這也不是他刻意為兒童而寫,只是覺得這個主題適合從兒童的視角用一種舉重若輕的方式展現。

接二連三“無心插柳柳成蔭”的出版事件,特別是我們的約稿,剎那間激發了楊老師曾在青海藏區久遠但豐富的生活經驗,同時楊老師也突然意識到:“也許我有一種童稚爛漫的天性,能像孩子一樣理解事物,有一雙天然澄瑩的童眸,能夠躲開所有的晦暗與復雜直抵單純……仔細想想,一個人的行為僅靠天性是不夠的,就算天性里真的有童年印記,也遠遠不能成為寫作兒童文學的支撐,我在寫作中尋找理由,發現正是文學的最初熏陶和伴我成長的精神滋養,讓我對兒童小說有了情不自禁的迷戀,讓我不斷去嘗試一種干凈到極致的表達,然后期待著走進人們的童年?!庇谑?,楊老師寫了《巴顏喀拉山的孩子》,這也是他第一次對于兒童文學創作的自覺行為。

也許,《巴顏喀拉山的孩子》所描寫的故事對于今天的小讀者尤其是都市里的孩子是陌生的。但這種異質生活所帶來的新鮮感與趣味性,無疑最能激發起孩子想象、共鳴以及沉思。通過閱讀該作品,將孩子們帶入陌生的藏地高原,探入遼闊雄渾的草原世界,去觸摸那些充滿異質感和新鮮感的生命歷程和精神世界,幫助孩子了解在自身生活之外的世界上,還有別樣的更廣大的生活存在。在這個意義上,《巴顏喀拉山的孩子》作為一部重要的藏地兒童文學,為當代原創兒童文學提供了一種多元的寫作方向。

所有評論({{total}}
查看更多評論
熱點快訊
+86
{{btntext}}
我已閱讀并同意《用戶注冊協議》
99热精品久久只有精品-欧美激情一区二区三区在线-欧美激情性A片在线观看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