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nd1nh"></cite>
<cite id="nd1nh"></cite>
<ins id="nd1nh"><noframes id="nd1nh">
<cite id="nd1nh"></cite>
<menuitem id="nd1nh"><video id="nd1nh"></video></menuitem><cite id="nd1nh"></cite>
<var id="nd1nh"></var>
從年報看大眾圖書出版動向
陸云 | 2021-05-14
收藏


■中國出版傳媒商報記者 陸 云

二三月間,國際傳媒集團相繼發布2020年報。從年報可見,出版業受新興媒體競爭、線上線下營銷渠道變革、消費者休閑娛樂需求變化以及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的多重影響,全球大眾出版市場及實體書店均經受巨大挑戰。在傳媒大鱷羽翼下的大眾圖書出版社,一方面受到大集團重新定位及轉型的影響面臨換帥或與其他社整合出版資產的變局,另一方面在互聯網和新技術的裹挾下,加大布局優質內容以凸顯品牌獨特性,拓展數字營銷渠道并打通各環節的資源和功能,優化線上渠道來改善在版書銷售業績,通過重點新書和在版書的渠道再造實現出版社的有機增長。

前途未卜的阿歇特

根據拉加代爾集團(Lagardère SCA)2021年2月25日發布的2020年報,其出版板塊——阿歇特圖書集團(Hachette Livre)總收入同比增長0.8%至23.75億歐元。與拉加代爾旅游零售業務受疫情影響大幅下滑相比,阿歇特交出了一份滿意的答卷:其在整個集團的收入占比從2019年的33%增至54%。

出版占比的大幅攀升,還與阿歇特圖書集團注重出版有吸引力的文學圖書并擴大銷售收入有關。在阿歇特開展有出版業務的各國實體書店里,紛紛開創性地提供線上銷售及線下下單后自取貨服務,大大緩解了2020年11月疫情再度暴發對圖書銷售帶來的負面影響。

文學圖書在多個國家市場銷售增長強勁,加上開發的多介質版本對銷售的帶動,緩解了其他國家市場的銷售疲軟狀況。如《巫師》(TheWitcher)、《暮光之城》(Midnight Sun)、《應許之地》(APromised Land)和法國作家基尤姆·姆索(GuillaumeMusso)的新作在不同地區暢銷并帶來可觀收入。與文學書相比,教育和旅游書板塊相形見拙,教育圖書受到法國教育改革以及西班牙和墨西哥削減學校預算的影響下滑,旅游指南受疫情影響需求疲軟,阿歇特旗下的漫畫出版公司Partworks也減少了新書品種。

2020年,阿歇特圖書集團經營利潤同比增長10.4%,超過了并未出現疫情的2019年(經營利潤同比增長9.2%)。這一方面得益于多介質文學書銷售大幅增長,其中電子書收入同比增長22%,有聲書同比增長25%;另一方面,已出版圖書(或稱老書、在版書,backlist),如《巫師》、《小龍蝦唱歌的地方》(Where the Crawdads Sing)、《渺小的偉大》(Black Lives Matter)在市場上大受歡迎。此外,該集團還通過調整營銷策略、降低人員成本等方式減少成本支出。

從并購看,出版版圖向更廣闊領域拓展:2019年12月,拉加代爾收購了法國桌面游戲發行商貝萊德(BlackRock),2020年1月收購了法國教材出版商Le Livre Scolaire,9月收購了英國禮品書出版社兼三大藝術類出版社之一的Laurence King。

拉加代爾集團管理層在2020年經歷了一次“震蕩”。纏繞拉加代爾集團整整一年的投票代理權爭奪戰(Proxy fight或Proxy battle)到今年4月底終于塵埃落定。之前,拉加代爾創始人之子阿諾德·拉加代爾(Arnaud Lagardère)盡管只持有7%股份,卻能夠通過其家族控股公司(實行特殊的組織結構“commandite”,這種有限合伙關系使阿諾德有權力領導整個公司)對拉加代爾施加更大的控制權。而其他股東,包括有26.7%股份的維旺迪(Vivendi)、有20%股份的琥珀資本(Amber Capital)一直在推動各自擁有更大權力。

現在,該公司將轉為更傳統的股份制公司,在新的架構下,阿諾德·拉加代爾將擔任為期6年的董事會主席兼CEO,在公司董事會中有3個席位。維旺迪將有3個席位,琥珀資本和其他股東各有1個席位。

之前一直有人擔憂這場投票代理權之爭會導致拉加代爾的出版資產被賣給維旺迪?,F在這個結果打消了這種顧慮。該集團也發表聲明稱,新的架構表明公司重申其整體性,專注出版和旅游零售兩大支柱。

阿歇特圖書出版集團CEO阿諾德·諾里(Arnaud Nourry)在此次震蕩中黯然退場,今年3月底離開了這家他經營了18年的出版集團。諾里曾對拉加代爾收購維旺迪旗下的法國第二大出版社——埃迪蒂(Editis)的部分股份頗有微詞,認為沒有策略意義,他還提出,要避免通過并購拆分出版業務。而在此次股權變更后,阿諾德·拉加代爾并未提出他6年期滿后出版業務將何去何從。阿諾德·諾里的接棒者皮埃爾·里洛伊(Pierre Leroy)是拉加代爾集團聯席管理合伙人兼秘書長。雖然他表示,持續在法國和全球發展阿歇特圖書集團是拉加代爾集團不變的宗旨,他們在調整阿歇特的方向,使之與整個集團的長期戰略相一致。但阿歇特的未來仍充滿變數。從2021年看阿歇特將回歸到常態,既有令人樂觀的跡象:法國經典漫畫系列“高盧英雄歷險記”(Astérix)新作將在2021年第4季度推出,屆時將掀起一波閱讀浪潮,也有令人擔憂的問題:隨著新冠肺炎疫情逐漸褪去,消費者的休閑活動增加,圖書銷售可能遇到挑戰,此外,對數字圖書的需求減少也會影響阿歇特的經營狀況。

并購案待批準的貝塔斯曼

貝塔斯曼集團2021年3月發布的2020年報顯示,2020年,該集團營業收入超過170億歐元(約合199億美元),經營利潤增長34%至15億歐元(約合18億美元),利潤連續6年都保持在10億歐元(約合12億美元)以上。企鵝蘭登美國市場銷售收入增長8.34%至22.08億歐元(約合26億美元),數字收入占比更高;英國市場銷售收入同比增長4400萬歐元至4.54億歐元;蘭登書屋德國公司在從培生手中購買全部股份后也回到企鵝蘭登旗下,這部分收入同比增長1200萬歐元至2.77億歐元。

在疫情影響下,世界各地讀者的閱讀熱情被點燃。受此影響,企鵝蘭登2020年的紙書銷售增長顯著。從時間軸看,2020年第二季度企鵝蘭登的銷售業績有所下滑,下半年幾乎全部業務都有增長。從地域看,英美市場紙書銷售收入增長強勁,德國市場小幅下滑,西語市場下滑明顯。電子書和數字有聲書在英美市場的銷售收入大幅增長。2020年,企鵝蘭登銷售收入同比增長4.6%至38億歐元(約合44.6億美元)。繼出版美國前總統巴拉克·奧巴馬妻子米歇爾·奧巴馬的傳記《成為》(Becoming)之后,前總統巴拉克·奧巴馬的《應許之地》(A Promised Land)再次成為全球暢銷書。

在2020年,貝塔斯曼集團做了兩個戰略性決策,一是4月購買企鵝蘭登剩余股份,二是11月宣布將收購西蒙及舒斯特(該社也是暢銷書大戶,2020年出版的多部作品在市場大賣),目前英國競爭和市場管理局正在對此次并購進行審核,將在5月19日公布結果,美國司法部也在對并購案進行評估。業界對此次并購不無擔憂。

但近日《紐約時報》發表文章認為,臉書、谷歌等新技術公司成為出版業更大的威脅,而且疫情期間亞馬遜的圖書零售業務日漸擴大,弱化了作者和實體書店對出版社數量減少削弱競爭的擔憂。企鵝蘭登首席運營官尼哈爾·馬拉維亞(Nihar Malaviya)表示,企鵝與蘭登書屋自2013年合并以來,并沒有出現人們擔心的大裁員或品牌合并的局面,他們還希望與更多的獨立書店合作,不希望零售店一家獨大。巴諾CEO詹姆斯·當特(James Daunt)也表示,他花在討論亞馬遜的時間遠比討論企鵝蘭登或兩家社合并的時間多。

面對2020年上半年大批新書推遲出版帶來的下半年新書扎堆的問題,貝塔斯曼集團2020年收購了兩家印刷廠,為出版圖書掃清障礙。

從戰略上看,企鵝蘭登致力于在優質內容的驅動下,使出版物觸達更廣闊的地區和人群。2021年,企鵝蘭登將繼續保持品牌的獨特性和獨特文化,更加注重線上和數字營銷渠道,打通銷售、營銷、公關等環節的資源和功能;通過優化線上渠道來改善在版書銷售業績;通過加大投資力度來支持新書的頁面設計制作并實現有機增長;此外,為滿足不同讀者需求,企鵝蘭登還致力于出版多元化作者的作品。

不斷擴大出版版圖的新聞集團

在截至2020年6月30日的2020財年,新聞集團旗下的圖書出版板塊——哈珀·柯林斯的銷售收入從2019年度的17.54億美元下滑至16.66億美元,稅后利潤(EBITDA)同比下滑15%。導致下滑的主要原因是,雷切爾·霍利斯(Rachel Hollis)的《孩子,別再道歉了》(Girl,Stop Apologizing)、喬安娜·蓋恩斯(Joanna Gaines)的《家:如何打造一個舒適的家》(Homebody: A Guide to Creating Spaces You Never Want to Leave)、馬克·曼森(Mark Manson)的《不在乎的精妙藝術》(The Subtle Art Of Not Giving A F*ck)、安吉·托馬斯(Angie Thomas)的《你給的仇恨》(The Hate U Give)幾部作品都銷售不佳,此外還有匯率波動帶來的1400萬美元虧損和疫情影響。然而,喬安娜·蓋恩斯(Joanna Gaines)的“木蘭桌”(Magnolia Table)系列之二在市場大賣。受益于有聲書下載量翻番以及電子書銷售增長,哈珀·柯林斯的數字收入同比增長7%,在該社消費者收入中占比達23%。

2020年第4季度哈珀·柯林斯的盈利率增長。這得益于其加大供應鏈合作力度,并重視開發電子書和線上銷售業務,哈珀·柯林斯通過這些方式滿足疫情期間讀者新的閱讀習慣。2020年下半年哈珀·柯林斯的稅后利潤均有所改善,“木蘭桌”系列、安·帕切特(Ann Patchett)的小說《荷蘭之家》(The Dutch House)、凱瑟琳·阿普爾蓋特(Katherine Applegate)的《無可比擬的鮑勃》(The One and Only Bob)和大衛·威廉姆斯的(David Walliams)《世界上最糟糕的老師》(The World’s Worst Parents)為該社帶來了不菲的收入。

作為美國第二大圖書出版社,哈珀·柯林斯旗下有120多個品牌,每年在全球出版20多萬種多形態圖書。2020財年,該社有12.5萬種圖書有數字版,幾乎所有新書和大多數老書都有電子版。哈珀·柯林斯美國公司有140種新書登上《紐約時報》(紙+電)暢銷書榜單,21種圖書成為榜單冠軍。其中包括黛米·摩爾(Demi Moore)的傳記《由內而外》(Inside Out)、《孩子,別再道歉了》、“木蘭桌”系列、美國流行歌手杰西卡·辛普森(Jessica Simpson)講述向時裝品牌創業者轉型的自傳《開卷》(Open Book)、詹姆斯·迪恩(James Dean)的“皮特貓”系列之《復活節大冒險》(Pete the Cat: Big Easter Adventure)、《大妖精追擊戰》(Pete the Cat: The Great Leprechaun Chase)、尤瓦爾·赫拉利(Yuval Noah Harari)的《人類簡史:從動物到上帝》(Sapiens)、內森·派爾(Nathan W Pyle)的《陌生星球》(Strange Planet)、查理·麥克凱西(Charlie Mackesy)的《男孩、鼴鼠、狐貍和馬》(The Boy, The Mole, The Fox and The Horse)、《你給的仇恨》、《無可比擬的鮑勃》、《不在乎的精妙藝術》、丹尼爾·席爾瓦(Daniel Silva)的《新來的女孩》(The New Girl)、希瑟·莫里斯(Heather Morris)的《奧斯維辛集中營的刺青師》(The Tattooist of Auschwitz)等書。

新聞集團也在尋求新并購拓展出版版圖,將以3.49億美元的價格收購霍頓米夫林·哈考特圖書及媒體公司。該大眾業務2020年的總收入1.917億美元,已出版圖書7000多種,在霍頓·米夫林·哈考特的收入占比達60%,位居美國第六大大眾出版社。2020年該公司的IP授權業務收入有1300萬美元,包括“大神偷卡門”系列(Carmen Sandiego)被網飛改編成電視劇?;纛D·米夫林·哈考特則希望借此償還貸款,并大力實施教育版圖的數字先行和與用戶聯接的策略。如果監管部門批準,并購將于今年第2季度完成。

所有評論({{total}}
查看更多評論
熱點快訊
+86
{{btntext}}
我已閱讀并同意《用戶注冊協議》
99热精品久久只有精品-欧美激情一区二区三区在线-欧美激情性A片在线观看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