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nd1nh"></cite>
<cite id="nd1nh"></cite>
<ins id="nd1nh"><noframes id="nd1nh">
<cite id="nd1nh"></cite>
<menuitem id="nd1nh"><video id="nd1nh"></video></menuitem><cite id="nd1nh"></cite>
<var id="nd1nh"></var>
王威廉、南翔、蔡東小說研討會在廣東舉行,他們如何講好灣區故事?
童 尚 | 2022-03-28
收藏

3月25日,王威廉、南翔、蔡東小說研討會在廣東文學藝術中心嶺南文學空間舉行。該會議為“粵港澳大灣區作家作品系列研討會”活動之一,由中國作家協會《文藝報》社、廣東省作家協會共同主辦。會議采用線上線下相結合的方式召開,廣東省作家協會黨組書記、專職副主席張培忠主持會議。

C:/Users/Administrator/AppData/Local/Temp/picturecompress_20220328120403/output_1.jpgoutput_1

中國作協副主席閻晶明,《文藝報》總編輯梁鴻鷹,中國作協社聯部副主任李曉東,《文藝報》副總編輯胡軍,中國人民大學文學院副院長楊慶祥,沈陽師大特聘教授,評論家孟繁華,《十月》副主編宗永平,北京師大文學院教授張清華,《青年文學》主編張菁,中國青年出版總社總經理、青年文學雜志社社長李師東,《南方文壇》主編張燕玲,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劉大先,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文學院副院長張莉,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張檸,暨南大學文學院中文系主任、教授賀仲明,《光明日報》文藝部副主編饒翔,廣東省作家協會黨組成員、秘書長劉春等嘉賓與會。

“今天研討的作品,我覺得有一個共同點,他們三個人都是來自高等院校的學者。南翔和蔡東長期以來在大學教書,是教授,本身就是當代文學或者文學理論的研究者。王威廉長期以來既寫作也思考文學本身,最近他到了中山大學任教?!遍惥髦v到,無論是國內,還是世界范圍內,兼顧學術研究和小說創作的作家不在少數,“我覺得這本身也是一個可以討論的點?!?/p>

閻晶明認為,從現實來說,深圳是我國改革開放的“前沿”。就文學來說,深圳也是一個可以直接進入虛構作品的意象。當寫到一些其他城市,作家需要編輯一個名字,例如A城、B市,但“深圳”是一個可以直接進入小說的地名。王威廉、南翔、蔡東筆下的深圳也有共同點,他們寫到了如何處理自己和他人、自己和城市、自己和時代的關系,“這里面有激動,有亢奮,也有迷茫,也有哀傷?!蓖跬谥衅≌f《你的目光》里寫眼鏡店,男主角為自己的十幾副眼鏡一一起了名字,“眼鏡”既是一個行業,同時也代表對自我的審視和反思。

“南翔的短篇小說創作是非常有辨識度的,短篇小說《伯爵貓》繼續了其善于洞察、試探人心和揭示人心況味的特點?!绷壶欪椞岬?,南翔長期專注于短篇小說與中短篇小說的創作,他在創作中注重實現三個打通:歷史與現實的打通,虛構與非虛構的打通,本人經歷與父輩經歷的打通。王威廉筆下的《你的目光》是一個帶有童話意味的愛情故事,寫出了真誠的、互相靠近的純粹愛情,同時帶有哲理的思辨,用詩的方式呈現其對生與死、快于慢、個體與時代的思考。蔡東在《月光下》里寫出了都市中大量生活在隱秘角落里的中年女性,她們是月嫂、保潔員,憑借勤勞與智慧改變生活。

李曉東主要評價了蔡東的新作,“她以精短的篇幅題材,截取繁瑣小事和生活片段,凸顯出一線城市深圳的邊緣人群和底線生活,注意,這里不是生存,而是生活?!崩顣詵|提到,蔡東筆下的人物雖然身處一線城市,但心與根卻始終停兒時成長的農村,要返回農村的底層勞動者。蔡東雖然到深圳多年,也在深圳成家立業,但她在潛意識里卻保留著外地人的特點,特別是北方人的觀察視角和敘述方式,“這一點也是許多作家共同的集體無意識,他們始終從兩個角度觀察當下?!?/p>

“王威廉的作品能夠從日常抽離出來,上升到一個哲思的思辨的高度。在這個意義上,‘你的目光’與‘世界目光’的相遇,某種意義上構成了一種哲學意義上存在論的東西?!睏顟c祥談到,在《你的目光》中的深圳文化、廣東文化、嶺南本土文化、客家文化、疍家文化跟世界文化相遇,最終誕生了一種新的文化形態。南翔的新作《伯爵貓》里,幾乎所有的人物都沒有確切的來處,人物只是在某一個瞬間突然聚集在一起,“這個時刻故事和生活就發生了?!蓖瑫r,楊慶祥也提到,蔡東的小說里家庭創傷往往構成重要的情節設置點,尤其是上一代人和下一代人之間的對峙,“蔡東能夠非常隱秘地捕捉到當代中國人倫理結構里隱秘、復雜的存在,通過小說有張力地呈現出來?!?/p>

“蔡東的小說《月光下》是我近期讀過最用心、最精致、最感動的一部作品?!泵戏比A認為,蔡東把人的情感深度和人性寫到了極致,孟繁華聯想到了歐·亨利的《麥琪的禮物》,陳映真的《將軍族》、宗璞的《紅豆》、張潔的《愛,是不能忘記的》,蔡東使用了類似的寫法。孟繁華以小說中的“小姨”舉例,悲慘的生活境遇使小姨變得幾乎麻木了,當小姨在深圳突然和外甥女見面時,兩人已經產生了隔膜。外甥女急切地說姥爺去世時,聽到父親去世的消息,小姨不是震驚,而是說“等我把這壺水燒開?!辈號|通過這一句話把人性深處不可言說的部分淋漓盡致地展現出來。

張清華認為,《伯爵貓》講的是文化凋敝,精神尚存的故事。南翔擅長寫挽歌,他的挽歌不是史詩性的挽歌,他取的都是生活小景,但是這些挽歌都意味深長?!恫糌垺穼懥艘患医洜I16年的書店倒閉,閉店之際店主舉辦了閉店儀式,邀請老主顧到場。張清華說道:“出現在書店里的都是小人物,但他們是這個時代真正的讀書人,也是真正的精神主體,他們很卑微,但是又很真誠,他們支撐著生活、倫理、契約、友誼,還有愛情,他們是可歌可泣和值得尊敬的、禮贊的人?!睆埱迦A還提到,這三位作家王威廉、南翔、蔡東的新作有一個共同點——現實主義的寫作呼之欲出。

早在十多年前,張莉就開始讀蔡東的小說,張莉說道:“做女性文學選的時候,我就收錄了蔡東的一些作品,尤其是《她》非常有影響力?!睆埨蛘J為,蔡東寫出了深圳異鄉人的心靈世界,尤其是小姨在聽到父親去世的消息時,她面對燒水的爐子,說把水燒開再走,“這就是普通女性勞動者內心的糾結,她內心的輾轉都被蔡東寫出來了?!?/p>

張培忠介紹,近年來廣東省作協對如何講好灣區故事,建設健康和諧的文學生態,進行了積極探索。以王威廉的《你的目光》、南翔的《伯爵貓》、蔡東的《月光下》為代表的優秀作品不斷涌現,正是一系列工作取得顯著成效的一個精彩縮影。當前,新時代文學事業正迎來了千載難逢的發展機遇,面對新時代,波瀾壯闊的改革大潮和獨特的中國故事、中國經驗為廣東文學創作提供了取之不盡的資源和無限可能。豐富實踐與瞬息萬變的精彩現實,呼喚著每一位作家,也考驗著每一位作家。廣東省作家協會將繼續團結引領廣東作家,堅定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深入生活、扎根人民,濃墨重彩地書寫廣東故事、灣區故事、中國故事,創作更多接地氣、有溫度、有深度的嶺南文學精品力作、傳世之作,努力推動新時代文學高質量發展,共同鑄就新時代文學高峰。

所有評論({{total}}
查看更多評論
熱點快訊
+86
{{btntext}}
我已閱讀并同意《用戶注冊協議》
99热精品久久只有精品-欧美激情一区二区三区在线-欧美激情性A片在线观看不卡